影趣阁 > 玄幻小说 > 苏卿陆容渊 > 章节目录 第919章 车成俊的身世牛逼哄哄的

章节目录 第919章 车成俊的身世牛逼哄哄的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白飞飞一脸茫然:“你哪来的爷爷奶奶?”

    跟车成俊在一起这么久,她也没听车成俊提到还有爷爷奶奶。

    车成俊之前自报家门时,也是说孤儿一个,无父无母,身家清白。

    对于白飞飞而言,车成俊的身世是一个加分项,有了徐如风母亲的例子,她清楚地认识到,在处理与长辈之间的关系这方面,她能力有所欠缺。

    车成俊是孤儿,她也就没有这方面的烦恼。

    现在,车成俊又冒出个爷爷奶奶,白飞飞有些忐忑,她怕车成俊的长辈像徐如风的母亲,不待见她。

    车成俊握着白飞飞的肩膀,看穿她的担忧,说:“爷爷奶奶很好相处,他们知道你是我女朋友,恨不得把你供起来,你的担心,都是多余的。”

    白飞飞问:“你不是孤儿吗?”

    “之前是,在进入水底之前,家里人找来了,我才知道这世上还有亲人。”

    车成俊轻描淡写地说:“爷爷奶奶多次想来帝京,被我阻拦了,这次,怕是拦不住了。”

    对于找到亲人,车成俊内心里并没有起伏,仿佛这就是一件稀松平常的小事。

    白飞飞盯着车成俊看了一会儿,以车成俊的能力,他如果想要找自己的亲人,也不难,他一直没去找,在对方找来时,也很淡定,让人匪夷所思。

    车成俊笑着问:“飞飞,为什么用这种眼神看着我?”

    “你不想认祖归宗?”

    车成俊笑了笑,说:“家族太庞大,多我一个,少我一个,并无所谓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白飞飞蹙眉,第一次好奇车成俊的身世:“有多庞大?”

    车成俊想了想,斟酌着说:“全族加起来,成员应该有近千人,继承人就有三十人,子子孙孙,约莫有五百人。”

    白飞飞惊讶:“这么多?你家是要占领一个国家吗?皇室成员也不过如此……”

    话没说完,白飞飞意识到一件事:“你家是干什么的?”

    车成俊又想了想,说:“做管理的吧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车成俊又补充道:“y国皇室,奶奶是皇室第三继承人,这么算下来,我应该还算个王子,是第五顺位继承人。”

    车成俊轻描淡写地说:“你嫁给我,以后大家都会称你一声王妃,我妈我爷爷都是华人,华人基因太强大,所以也看不出我是个混血的,这个故事要从几十年前说起,几十年前奶奶来华国遇上了爷爷,招爷爷入赘皇室,后来我父亲又来华国遇上了我母亲……”

    简单来说,车成俊就是遗落在外的皇室王子。

    白飞飞:“……”

    车成俊口中的所谓管理,就是管理一个国家。

    “……我困了,我去睡觉。”

    白飞飞觉得她是在做梦,她找了个y国皇室的王子做男朋友?

    车成俊在身后笑:“飞飞,别有压力。”

    车成俊这身世来得有点猛,别人是天上掉馅饼,这对于白飞飞来说,这是砸了个金矿下来啊。而且还是毫无征兆的那种。

    白飞飞被砸得晕乎乎的,第二天都没缓过神来。

    她实在忍不住,告诉了楼萦。

    楼萦一听,先愣了几秒,然后狂笑拍桌,因为过于激动,力气过大,直接拍掉一个桌角。

    “那个庸医还是y国皇室的王子?”楼萦大笑几声:“飞飞,你赚大发了,那你以后岂不是王妃了?”

    白飞飞踌躇着问:“你真信?”

    “信,怎么不信,车成俊就算说他是玉皇大帝的儿子,我都信。”楼萦是在说反话呢,笑道:“车成俊可真是个人才,这种瞎话都编得出来,飞飞,你混江湖多少年了,你怎么还信这样的瞎话。”

    白飞飞说:“他说得很认真。”

    “他一看也不像是个混血的啊……”

    楼萦话没说完,万扬端着一盘水果走过来,说:“老车真是y国皇室的人,这点毋庸置疑,我跟陆老大都知道,不信,你们去问老大。”

    楼萦大脑死机十几秒。

    “白斩鸡,你们合伙糊弄我们?车成俊要是y国皇室成员,我名字倒过来念。”

    万扬笑道:“媳妇儿,那你真要改名了,飞飞,老车让我来叫你,老车的爷爷奶奶已经到了南山别墅山脚下了。”

    白飞飞揉揉太阳穴:“让我缓缓。”

    一向冷若冰霜,对什么都很淡然的白飞飞,也开始紧张起来了。

    她未来的婆家人,可不是什么财阀富豪,是y国皇室啊。

    皇室成员太复杂,规矩也多,白飞飞表示很头疼。

    楼萦拉起白飞飞:“丑媳妇始终要见公婆的。”

    二老就是冲白飞飞来的,白飞飞如果不去,那肯定得进南山别墅来,这是暗夜分部,十分不方便,白飞飞也只得与车成俊一块儿出去见。

    楼萦不方便陪同,她拿着望眼镜站在南山别墅的高处看。

    约克公爵和公爵夫人带着十几名陪同,几十名护卫,浩浩荡荡近百人,阵势之大,整条马路都被占用了,有护卫维护,当地警方封路开路,不少居民只能在马路外面围观。

    南山别墅山脚被围得水泄不通。

    公爵夫人年过八十了,是一个非常优雅的女人,哪怕岁月在她脸上留下痕迹,骨子里透出的高贵与优雅丝毫不减,五官深邃,可见年轻时是个大美人。

    公爵夫人旁边的老者,就是约克公爵,也是电话里的老者。

    楼萦看了会儿,平复了一下心情:“卧槽,那个庸医还真是皇室贵族,看不出来啊,白斩鸡,这事你为什么没早说。”

    “我跟陆老大也才知道不久,老车藏得深。”万扬站在楼萦身边,说:“这老车一直没有查过自己的身世,我怀疑他早就知道,他前些年一直在岛上,如果他早点出岛,说不定早被找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车成俊故意躲在岛上的?”

    陆家老宅。

    苏卿得知车成俊还有这么牛逼哄哄的背景,第一反应跟楼萦一样,震惊,不信。

    “车成俊这也太低调了,他之前不出岛,是不是刻意躲着的?皇室王子,这身份,太牛逼了,可以直接吊打吴鹰雄了。”

    陆容渊一边给女儿换尿片,一边说:“以车成俊的秉性,不会借用自己的身份背景来压制吴鹰雄,相反,他的身份稍有不慎,会挑出更大的麻烦。”

    苏卿了然:“也是,这样一来,车成俊代表的就不是他个人了,而是整个y国皇室,对了,老公,那你就这么放过琪琪了?”

    陆容渊抱起女儿,脸上流露出老狐狸的狡猾:“周亚与琪琪都有想反吴鹰雄的心思,先留着,有用,琪琪意图伤害颜颜和一一,应该只是为了引我出手。”

    “她是故意让你抓她的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