影趣阁 > 玄幻小说 > 神秘老公错嫁妻 > 章节目录 第917章 搞笑担当

章节目录 第917章 搞笑担当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琪琪在麻袋里挣扎。

    “放我出来,陆老大,你欺负小孩子,传出去,不怕道上的人笑话?”

    陆容渊不买账:“这就叫做兵不厌诈。”

    楼萦再次拍了拍麻袋,直接拎着麻袋往肩上一甩,扛走。

    简单粗暴。

    “姐夫,收工。”

    楼萦扛到陆容渊车上,往后备箱一扔,她可没把这个老妖怪当小孩子。

    年龄比她都大,扮成小孩子装嫩骗人,可耻。

    陆容渊忍着笑,说:“好。”

    一个小时后。

    琪琪被带回南山别墅。

    她前脚被抓走,后脚吴鹰雄就得到消息了。

    吴家。

    邱珍儿问:“吴先生,需不需要派人去救?”

    吴鹰雄深思片刻,说:“琪琪应该能脱身,先不急,派人在南山别墅附近候着,切忌,不要打草惊蛇。”

    邱珍儿忍不住问:“吴先生,琪琪到底什么来历?”

    能让吴鹰雄派人去救的,可见琪琪在吴鹰雄心目中非常重要。

    吴鹰雄看穿邱珍儿的心思,说:“你觉得我对你太过严格,对琪琪十分纵容,你心里不平衡是不是?”

    “我不敢。”邱珍儿低头。

    吴鹰雄背着手,说:“珍儿,你是我的女儿,你的身上流着我吴鹰雄的血,我最疼的就是你,否则也不会把如此重要的事交给你去做,你我父女才是一条心的。”

    做领导的,惯会打人情牌,知道什么话最笼络人心。

    邱珍儿对吴鹰雄充满敬畏:“我不会辜负吴先生对我的期望。”

    吴鹰雄欣慰道:“是个好孩子,研究所的事就这么过去了,珍儿,你可不能再让我失望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会将琪琪平安带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吴鹰雄点点头,说:“她是我第一批货,不能出差错。”

    邱珍儿最明白“货”是什么,琪琪也是吴鹰雄的试验品?

    “吴先生,琪琪多次接近陆家,我担心她会出卖你。”邱珍儿说:“你就不担心吗?”

    吴鹰雄大笑道:“她不会出卖我,也不敢,除非,她不想要命了。”

    最后那句话,语气里透着狠戾。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邱珍儿隐隐觉得,吴鹰雄用了什么控制琪琪。

    “你就不要多问了,你先回去,有消息随时向我汇报,多盯着点琪琪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邱珍儿走出书房时,正巧碰到吴鹰雄的老婆:“吴太太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吴太太对邱珍儿没有好脸色,正眼都没瞧一下。

    吴太太进入书房,邱珍儿冷着脸站在原地,并没有立即离开。

    这时,书房里传来吴太太的声音:“以后不许让那个贱丫头进家里,别脏了吴家的地。”

    “发这么大脾气做什么,你跟一个黄毛丫头计较什么。”

    吴太太生气地说:“她是你跟那个贱女人的私生女,我心里隔应,她根本就不配进吴家。”

    “我这不是需要她做事吗,留着有用,否则,我也不让她进门。”吴鹰雄并不知道邱珍儿还在门口,哄着妻子:“那个贱人都死了多少年了,你就别念叨了,我那都是逢场作戏。”

    吴太太哼了一声:“那个贱人不要脸,勾引别人的老公。”

    “好了好了,人还在世的时候,你隔三差五带人去找她麻烦,别以为我不知道,我都让她自己喝药死了,你还想怎么样。”

    吴鹰雄不耐烦了,若不是看在妻子的背景上,他也不会对妻子好言好语。

    门口的邱珍儿愤怒的攥紧了双手,她早就知道母亲是被这两人逼死的,可再一次亲耳听见,恨意依然浓烈。

    邱珍儿清冷的脸蛋上流下一行眼泪,咬牙切齿的在心底发誓,一定会替母亲讨回公道。

    邱珍儿收敛情绪,悄然离开。

    南山别墅。

    琪琪被捆了手脚坐在客厅地上,四面坐的是陆容渊一群人。

    楼萦蹲下来,戳了戳琪琪的脸蛋:“也太嫩了,你真三十五岁了?靠什么保养的?就算吃药,也不能这么嫩啊。”

    一般的抑制生长的药,只是让骨骼不再生长,或者长得缓慢一点,可琪琪不太一样,不仅完全停止生长,容貌还能保持。

    楼萦研究了半天,又瞅了瞅车成俊:“你不是新研究了一款药吗,拿来试试,吴鹰雄他们不就喜欢在人身上试药吗,我们这叫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。”

    万扬赞同:“对,我觉得媳妇儿言之有理,老车,你那个药是催促衰老的药,正好试试,看看到底是你研究的药厉害,还是吴鹰雄那帮人的药厉害。”

    车成俊: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俩口子真会玩,他哪研究了什么衰老的药,万扬这两口子尽瞎扯,吓唬琪琪的。

    琪琪一点都不害怕,她只是看着陆容渊:“陆老大,你不会想杀了我吧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要看你的表现。”陆容渊定定地看着琪琪:“你在婚宴上对我女儿下手,针筒里的药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一般的生理盐水。”琪琪甜甜的笑道:“陆老大,别这么紧张,你的宝贝女儿,我怎么敢下手。”

    白飞飞坐在一旁,她不信琪琪当时针管里的是生理盐水,当初她就遭了琪琪的道。

    车成俊后来给她检查身体,才知道琪琪注入在她体内的是破坏器官免疫的药,如今她做了骨髓移植,曾经对许多药物免疫的她,如今也成了一名普通人。

    车成俊居高临下的看着琪琪,说:“你身上有一股药香,应该是常年都泡在药水里,之前飞飞说,你与那些活死人待在一起,你一定知道他们为什么变成那样,吴鹰雄的计划到底是什么,还有没有其它活死人?”

    琪琪仰头看着车成俊,笑容灿烂:“车先生,珍儿姐姐很爱你哦,你们在水底下结婚了,怎么能说话不算话呢。”

    琪琪完全不正面回答车成俊。

    一个八岁孩子模样,实则三十多岁的人,这让大家还真的有点不知道怎么办。

    这种事说出去都匪夷所思,交给警方,也只会当成小孩子之间的玩闹,可又总不能私下处理了。

    琪琪就是抓住这一点,她才会毫无畏惧。

    陆容渊气定神闲地坐在沙发上,突然开口:“你想借我们的手,除掉吴鹰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