影趣阁 > 修真小说 > 武谪仙 > 天空武道大会 二十二、这就是我们的法力之核

天空武道大会 二十二、这就是我们的法力之核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连续击败三个对手,竞技场就提示:“暂无合适对手,请选手稍等”的字眼。

    马千罡就干脆盘坐在地上,开始琢磨自己精修的两门万能型法术。

    他之前几乎从没有以法术实战,这次比武,跟在天空武斗场的感觉又有不同。

    马千罡仔细感应,体内的天罡化雷术和玄冰冻气的法术模型。

    法术模型并非是固定,需要禁术之士,以意念临时构筑。

    禁术之士想要释放法术,先构筑一个法术模型,再把法力输送给法术模型,转化为法术表现,完成释放法术的整个过程。

    步骤相对繁琐,尤其是构筑法术模型,这一步最慢的家伙,甚至能耗去几分钟。

    这都够对手把禁术之士击杀十多回了。

    马千罡甚至因此,在天空武斗场稍稍吃亏,因为太空城之间的距离,以数十万公里计,甚至最远超过两百万公里,故而延时非常严重,需要大型智能设备,进行预先推算,保证武者双方同步。

    打个比方,马千罡出手一招,时间延迟可能有两秒,但智能设备会提前两秒“帮”马千罡出招。

    对方的反应大概又要延迟数秒,但智能验算会预判这场战斗,对方的应对,并且提前反馈给马千罡。

    往往一场虚拟战斗,武者这边已经跟对手交手,打的有来有去,实际上对方还在发呆……

    不过,随着武者资料和战斗方式的采集,这种智能演算就越来越趋近于真实。

    马千罡构筑模型的速度,系统开始判定为“通常”,后来判定为“极速”,跟小马儿的战斗速度相匹配。

    这种虚拟战斗,在低层次武者之间,几乎真实战没什么区别,到了高阶武者,就经常会有小错误。

    所以天空武道大会这种比武大会,才仍旧是古老的擂台比武,仍旧推荐武者们前来天空岛,进行面对面的实战比武,而不是虚拟战斗。

    马千罡于法术上,天赋并不输给武道。

    他武道天赋是武中谪仙,已经强到了极点,就算跟叶天蝉这样的武神,在天赋上也不差分毫。

    法术天赋是在世天师,因为地球的法术研究不足,也没什么法术天才,马千罡的天赋强弱,并没有任何可比较的目标。

    但只看他去了一趟天界,就让法术修为臻至了御灵师的巅峰,足以匹敌二十级的武者。

    马千罡对自己的法术天份,还是颇有信心,他始终弄个不明白,为什么自己无法更进一步,凝聚法力之核,突破御灵大师的境界。

    “要不然,问一声莫妮卡教授?”

    “她可是神圣御灵师,应该可以回答这个问题。”

    马千罡之前,也不是没想过去问莫妮卡,只是这位教授实在“太忙”了。

    他怕自己的老师叶天蝉,嫌弃自己没有眼力价。

    “还是问一声吧!”

    “也许莫妮卡教授,得空能回我一句呢!”

    马千罡把自己的情况,详细描述了一遍,也把问题阐述清晰,这才发送给了玫瑰武圣莫妮卡。

    他等了一会儿,莫妮卡的回应还没到,他匹配的对手倒是先来了。

    一个浑身寒气的外国人,金发碧眼,鹰钩大鼻,一脸的深沉,年纪也有三十几岁了。

    马千罡还是首次遇到,年纪“这么大”的对手。

    他也不敢怠慢,急忙扬手,这一次换了五枚冰弹飞出。

    马千罡的玄冰冻气,掌握度还在天罡化雷术之上,只不过冰系法术天然威力不足,需要有特殊战斗技巧。

    本来马千罡也是,按照标准模板,以冰锥战斗。

    但小马儿很快就发现,冰锥的威力很一般,冰锥的锋锐度就不高,伤害力也偏低,暗器这种玩意如何比得上子弹?

    何况冰锥想要维持坚固,就需要一个相对粗长的结构,也不利于发动攻击。

    所以他经过无数试验,改成了冰弹,专以攻击穴道为主。

    他的冰弹经过几次改良,蕴含极寒冻气,甚至还能夹杂一些内力,内力和法力掺和,构造极度不稳定。

    一旦被打中穴道,冰寒冻气和内劲一起发作,伤害力绝对不低。

    而且因为冰弹不过指头大小,消耗极低,马千罡甚至可以用漫天花雨之类的手法,只不过他暗器功夫一般,很少用这么豪奢,又实战性不强的战术。

    浑身寒气的外国人,本来一脸的深沉,忽然就双眼一番,露出了精光四射,喝道;“流云宗的玄冰冻气。”

    马千罡吓了一跳,这句话的信息可太多了。

    “这家伙……”

    “也是天鬼!”

    “呸!什么叫也是!他是天鬼,我可不是。”

    马千罡心头顿时就起了杀机,但这个地方不好,不是杀人放火的地方。

    地球上没什么监控,但大竞技场可是有实时录像,还能提供武者下载,回去观摩自己的战斗,反思如何改进武功的缺陷。

    金发碧眼,鹰钩大鼻,一脸深沉的外国人冷笑了一声,伸手一抚,就有一道冻气,宛如蛟龙,翻腾飞舞。

    马千罡的冰弹打在这道寒气上,顿时被化与无形,只是寒气微微生出涟漪。

    “这家伙……”

    “果然是天鬼,就是不知道是不是流云七鬼之一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不是要去昆仑剑仙学院,偷窃浊世白莲诀和九天炼形术吗?跑来天空武道大会作什么?”

    马千罡知道,在比武场上,没法杀掉对方,直接就放弃了战斗,举手说道:“我认输!”

    这个金发碧眼,鹰钩大鼻的三十几岁大叔,笑了一声,说道:“去找个地方喝一杯!”

    马千罡点了点头,两人一起退出了竞技场,马千罡也没有跟齐霄云说什么,只留言说有事要先走一步。

    他本想给枯竹老朽发个消息,但随即就想道:“我遇到天鬼的次数也太频繁了。先是有贱虎冯东,后来还有博阳市第一富豪金元丙……”

    “贱虎冯东的尸体也不知,以后会不会被发现,又会不会找到我头上,但金元丙却是我杀的。”

    “如今这都是第三个天鬼了,还不算文良杉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种高频率遭遇天鬼,很容易被人怀疑。”

    马千罡做记者的时候,经常会遇到一种人,他们会把自己的大秘密,还是关系生死的那种,毫无道理的吐露给别人。

    比如他死之前没有多久,网上还有个网红,把自己的上学考试作假的事儿,在公开社交媒体上当笑话说。

    结果不但自己被解雇,父亲和当年做这件事儿的好多官员一起落马。

    这种事儿且不说如何,但这种……

    毫无理由,就管不住自己嘴的人,就让小马儿很无法理解。

    他还真采访过这种人,他们都一脸无辜的说道:“我觉得没什么呀!”

    “我跟那谁关系可好了……”

    实际上,就是那个关系可好的人,把他给举报了。

    “我已经很努力的改了啊!为什么还要为当年的错误负责?”

    “我以前犯过错,但以后不会啊,你们为什么不相信我?”

    总而言之就归于一个古怪的理念:“我为什么不能说?我说了不会有事儿!以及……我都说了,所有人都应该无条件的,完完全全彻彻底底的相信我!完全无法理解自己的颅内正确和现实,是完全不同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马千罡有天鬼的嫌疑,他死都不会跟自己老师叶天蝉,乃至老校长说起这种事儿。

    他的确跟叶天蝉是师生,关系之亲近,毋庸赘述。

    但这件事暴露出来,叶天蝉面对的就是要在国家和马千罡之前做选择。

    怎么想,马千罡也知道自己在老师的眼里,不可能重要过整个诸夏。

    何况,他干嘛要让自己老师选择这个?

    老老实实闭嘴不行吗?

    他说了自己是转世投胎,究竟能有几把毛的好处?

    没有任何好处,又极度危险的事儿……

    凭什么要去做啊?

    脑子不清楚吗?

    遇到新的天鬼,杀了就好了啊!

    干嘛要做多余的事儿?

    纵然对方比自己大了十多岁,武功和法术,都可能比小马儿高明不少。

    马千罡还是坚定的认为,他一定能杀了对方,武功靠不住,还有黑潮剑呢!

    金发碧眼,鹰钩大鼻,一脸深沉的外国人,倒是一脸的他乡遇故知的亲切,甚至还伸手搂了小马儿一下,笑呵呵的说道:“我现在的身份是维多利亚的大学教授,叫做本沙明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维多利亚大学,是一家不知名的大学,名义上也是一名禁术之士,按照这边的标准是御灵大师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才能突破御灵大师,我遇到了瓶颈,但却始终无法跨越?”

    马千罡满脑子都是,如何干脆利落的干掉对方,但他也不介意,顺带解决一些自己的个人问题。

    本沙明笑了,说道:“你是丧失了相关的记忆吗?”

    “只要不断的建立法术模型,就会有几率,忽然有那么一次,法术模型不会发动一次法术,就自动崩溃!”

    “这就是我们的法力之核!”

    “踏入御灵大师的凭依!”

    “你看起来年纪也不大,这就触摸到了御灵大师的门槛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