影趣阁 > 修真小说 > 武谪仙 > 天空武道大会 一、正宗异筋经(求月票)

天空武道大会 一、正宗异筋经(求月票)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“天蝉!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老校长和叶天蝉一问一答,马千罡还未有什么反应,就见到自己的老师,隔空一掌印来!

    他如何能跟武神匹敌?

    被叶天蝉一掌,打的筋断骨催,整个人横飞起来,落入了园子的池水里。

    马千罡心头骇然,还以为自己是天鬼的事儿暴露了,要不然老师怎么下此毒手?

    他催动了刚刚练成的异筋经,断裂的经脉,重新连接到了一起,真气运转之下,筋肉骨骼,亦在这门天禅寺大学的正宗武功催动下,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回复。

    马千罡一跃而起,冲出了池塘,就听得老校长喊了一声;“咔!”

    小马儿整个人呆愣了一下,问道:“老师为什么打我?”

    老校长笑吟吟的说道:“当然是为了显示,我校的异筋经有多么神妙,区区伤势,弹指便可恢复!”

    “你的武道根基如何?”

    “是不是已经全数恢复了?”

    马千罡稍稍运转异筋经,筋骨齐鸣,骨骼发出轻微爆震,经脉中真气,宛如长江大河,只觉得全身精力弥漫,力气暴增了五倍以上,身子更是轻飘飘的,就连轻功也大有进境。

    他心头欢喜,叫道:“不但武道根基尽数恢复,似乎比原来还更胜一筹!”

    老校长立刻指挥镜头,让马千罡展示了异筋经的种种神妙之处。

    马千罡偷着问了一句:“老校长!咱们直播的人气如何了?”

    “有没有恢复一些?”

    老校长理所当然的说道:“这么容易出直播事故的事儿,我当然是采取了录播,等剪接好了,才会充当直播放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整个视频,务求要做到一气呵成,行云流水,你那些失败的画面,肯定都要剪去。”

    “录播……”

    “还会有打赏么?”

    “当然,你那句:大家觉得我会成功的,请扣666,觉得我会失败的,请飞火箭!一定会保留的。”

    马千罡没得话说。

    他找个角落,去稳固新练成的异筋经功力了。

    老校长很是忙活了一阵子,把拍摄的团队,指挥的团团转,补拍了一堆镜头,这才满意的收队而去。

    当院子里终于清静下来,马千罡这才又从角落里转出来,凑到了自己老师身边,讪笑着说道:“老师!最近学生遇到了好些麻烦事儿。”

    叶天蝉微微一笑,说道:“没事儿了。”

    马千罡心道:“我还没说,怎么就没事儿了?”

    叶天蝉似乎知道他心底想什么,淡淡说道:“天禅寺大学的武藏虽然多,但能够练成四神绝,五神艺之辈,从来都是凤毛麟角。”

    “尤其是四神绝,算上毕业生,以及执教的老师,总共也不会超过十人!”

    “其中,最差的就是你!”

    马千罡一脸的苦,说道:“学生只是大一!”

    叶天蝉淡淡一笑,说道:“所以,老校长的视频放出去,你就是最年轻的武神候选!”

    “武圣是必然之事!”

    “之前针对的很多事儿,都会立刻消停下来。”

    叶天蝉拍了拍自己的学生肩膀,说道:“强绝的实力未必可以镇压一切,但真的会减少很多麻烦。”

    马千罡嘟囔道:“我也不想卷入那些麻烦,他们争权夺利,干嘛非要牵扯到与世无争的人?”

    叶天蝉忽然问道:“你是不是以为,这些找上你的人都是为了各种利益和权势?”

    马千罡点了点头,疑惑的问道:“难道不是?”

    叶天蝉微微一笑,说道:“你是不是以为,总是掌权者要害你?”

    马千罡更为疑惑。

    叶天蝉叹了口气,说道:“当年弹劾老校长,要设定武神法,把武神的亲属全部改造成吉亚德马尼斯的五十二名民议员,几乎都是所谓的平民议员。”

    “支持他们的,从来不是什么权贵,而是庞大的民意!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明朝有个武将,整个明朝都靠他抵抗后金,功劳之大无以复加,但最后他是被老百姓生啖血肉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一定要相信,如果有一天,我们失去了镇压一切的武功。一定会有无数曾喊过老校长威武,叶天蝉帅气的普通人,一口一口活活把我们咬死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世界有很多自认为,也是努力练武,也是天资不俗,但就是无法在武道上取得成就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看着我们,轻松就能练成绝世武功,心态怎么可能会平衡?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有人觉得,是因为自己太差劲了,所以才无法取得跟我们一样的成就?”

    “他们不认可我们的努力,不认可我们的天份,只会认定我们掌握的更多的资源,拥有什么特殊照顾,才会远远超过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会认为是我们,才让他们变得庸庸碌碌,平凡普通,认为是我们抢夺了他们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怎么可能不恨我们?”

    叶天蝉拍了拍马千罡的肩头,笑道:“这个世上,最恨我们的不是什么权贵,不是什么掌权者,因为他们可以利用大义的名份,驱使我们去做事儿。”

    “最恨我们这些站在世界之巅的人,永远是那些普通人。”

    马千罡并不愿意相信老师的说法。

    但是他两世经历,却让他很有一种难过,也不是因为什么,就是很难过,很难过。

    马千罡不认可叶天蝉的看法,但也并不想去反驳,只能不去想这些事儿。

    他对老师说道:“我想和小桥,暂时在这边陪一陪老师。”

    玫瑰武圣莫妮卡,微微一笑,说道:“也好!光是我和天蝉,这么大的房子也很冷清。”

    “我把尼尔海特也叫过来,你们正好一起修行,互相砥砺。”

    马千罡并不想见到尼尔海特这个电灯泡,但谁让人家的老师也在呢?

    而且还是这个房子里,说话比较算数的一个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几天,杨金广,杨玄乾,蓝染宗,刘秀仙,齐霄云……果然各自传来消息。

    这场风波渐渐消弭,相关的案子被约束在了一个相对较小的范围,就连很多线索都被认为的斩断。

    曹彦约打过来几个通讯,最后似乎也放弃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