影趣阁 > 都市小说 > 从西虹市首富开始全球轮回 > 章节目录 第132章 听人劝吃饱饭

章节目录 第132章 听人劝吃饱饭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哭丧男感觉不对劲,他眼睛一瞪,惊道:“啥,遗言?”

    嗤——

    一道剑气劈了过来,哭丧男抱着断掉的招魂幡,卒!

    “反派死于话多,正派死于不补刀,以后看见全性派的家伙,不要犹豫,先砍死再说,这是我的百战经验,懂了吗?”谢灵运对这三个小家伙,用心良苦道。

    三人茫然的点了点头,萧霄和面具男云还有些不以为然,但希是真的听进去了。

    他看着手臂上尸气中毒留下的淤伤,心中暗自发誓:身为一个山东大汉,这次阴沟里翻船,真丢人,全性这群家伙太阴险了。

    老天师曾经说过,只有死掉的全性派,才是一个真正的好人,这句话,没毛病。

    谢灵运嘱咐他们原路返回小城后,便一路向西,继续前行。

    越往里走,山路越发湿滑,只是没有了阻碍,反而好走了很多,很通畅。

    这一片茂密的黑森林中,一声尖叫传来:你不要过来啊!

    谢灵运一时之间有些犹豫,女人都是口是心非的物种,这声尖叫,到底是让人过去还是不过去?

    就像深夜年轻书生夜宿寡妇家一样,两人在床上画了三八线,说好了若是越界,就是禽兽。

    那一夜,书生睡得很安稳,寡妇却在床上辗转难眠,一夜未睡。

    翌日,她起床之后,越想越气,便愤愤难平给了书生一巴掌,怒道:“你禽兽不如!”

    由此可见,这年头好人难做,谢良运摸了摸自己的脸,摇摇头,昂首踏步,直冲黑森林中。

    他对自己的颜值有绝对的自信,反正每次完事之后,从来没有女人提起禽兽二字,反正都娇滴滴的直喊好哥哥。

    毕竟那一夜,你没有拒绝我,你却伤害了我……

    黑森林里,被全性伏击的是两个老熟人,陆玲珑和枳瑾花。

    这两个小姑娘胆子真大,后援啥的都没有,居然就这样来深山老林找全性的麻烦了。

    现在不就吃了亏,陆玲珑受了重伤,枳瑾花重伤被俘,看上去真可怜。

    “虽然这次我们中了你们的埋伏,损失了不少人,但你们也不该对我们穷追猛打。”

    “尤其是你们两个,居然跟其他人脱节,还追的这么深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,你叫破喉咙,我估计都不会有人来救你们了。”七个全性派的高手将陆玲珑团团包围,调侃道:“这可是陆老爷子的长孙女,绝对很值钱,说不定可以换一本通天箓。”

    陆玲珑脸上的表情很凝重,她看着四肢被铁钎定在地上,已经成为人质的枳瑾花,心中充满了苦涩。

    “这两个如花似玉的小姑娘,我可舍不得拿她们来换通天箓。”一个死胖子来到枳瑾花面前,抓着她的头发,就开始扒衣服。

    全性的其他人视若无睹,继续对着陆玲珑嘴炮输出,说道:“你们两个可是好朋友,难道你就看着她的清白毁在这里吗?”

    “这样吧,你投降,我保证善待你们俩,怎么样?”

    谢灵运见状,觉得自己该出手了。

    那死胖子是真色急,这一会的功夫,已经把枳瑾花的上衣扒了下来,真的不能让他继续脱下去了。

    “兄弟,别着急,让我也试试。”谢灵运来到这死胖子身边,开口道。

    “你着什么急,等我一分钟完事后,你们都有份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快,你肯定有病,得治!”谢灵运感叹一声,他缓缓拔出了松纹长剑。

    嗤——

    一道剑气闪过黑森林,四百斤的死胖子瞬间人间蒸发。

    “谢前辈,你来了!”陆玲珑见强援到来,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全性的其他人震惊了,尼玛,那个死胖子的战斗力在他们中,至少排第三。

    这就被人一剑秒了,尼玛,这不科学!

    “这家伙难道叫破喉咙,怎么说来就来?”

    “我认识他,他是新晋的十佬成员,哪都通快递公司的临时工谢林,战斗力极为恐怖,大家小心。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这么倒霉,点子扎手,打不过,先抓肥羊!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,咱们一块上!”

    陆玲珑还没反应过来,就被六个全性派的高手联手摁住。

    六把泛着寒光的尖刀从不同角度,对准了小姑娘的各个要害。

    谢灵运看着拿陆玲珑当挡箭牌的全性疯子,脑壳隐隐作痛。

    我这刚救了一个,怎么另一个就送了人头。

    “我警告你,别过来,你也别动手,不然我们肯定要拉她当垫背的倒霉蛋!”

    “前辈,咱们商量一下,你放我们走,等到了安全的地方,我们会遵守承诺,放了陆姑娘。”残存的全性派六人提出了自己的要求。

    谢灵运摇了摇头,道:“陆姑娘,你出身陆家名门,脑子也够用,你冷静的想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我要是放了他们,他们也不会放过你,我希望你能为了正道献身。”

    “你放心,我的剑气很快,你咬咬牙,不会痛的。”

    谢灵运说完了,就缓缓举起了松纹长剑,一条又粗又长的剑气凝聚出来,对准了七人。

    这一剑下去,这七人肯定死无全尸。

    全性派的六人慌了,他们背后惊出一身冷汗,连忙道:“前辈,你先别动手,我们手里有人质。”

    “你觉得我们的要求是漫天要价,那你还个价,大家有事好商量,要以和为贵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是真杀了我们,你怎么跟陆瑾交代?”

    谢灵运看着脚下睁着眼睛的枳瑾花,耸了耸肩膀,道:“好吧,那我给你们两个选择。”

    “第一:跟陆玲珑死在一块,我想有你们几个在黄泉路上相陪,她应该不会寂寞。”

    “第二:放掉陆玲珑,我让你们走,选一个吧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应该怎么办,手里没有人质,他真的会放过咱们吗?”全性派的一个红头发询问道。

    “听人劝,吃饱饭,谢前辈已经把话说到这个份上,我怎么能不给他面子?”

    “我相信谢前辈的人品,毕竟十佬在异人界中,可都是德高望重的存在。”

    立马就有人放里的尖刀,转身向黑森林深处走去,见有人带头,其他五人有了台阶下,也纷纷效仿。

    陆玲珑死里逃脱,她长长松了一口气,瘫坐在地上。

    谢灵运拎着四肢被废枳瑾花,把人丢在她怀里,道:“你们往东走,那个方向的全性派我都清理干净了,很安全,我还要去救其他人,你们快走吧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