影趣阁 > 其他小说 > 神级农场 > 卷2 第一千九百一十三章 合格的说客

卷2 第一千九百一十三章 合格的说客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大家来到餐厅,分宾主落座。

    说是宴会,其实并没有外人,就宋老祖孙三代,外加夏若飞,一共四个人。

    宋老的子女大都在外地任职,孙子辈的宋睿最大,尽管他对宋老畏之如虎,但偶尔还会过来看望一下老爷子,其他弟弟妹妹比宋睿还要敬畏宋老,哪怕是陪着家里长辈一起过来,都是战战兢兢的,平时基本上很少来老宅这边。

    今天宋老临时让宋芷岚回家吃饭,自然也就没有其他晚辈过来参加了。

    本来夏若飞想让吕主任也坐下吃的,不过吕主任却连连推辞,声称自己是给首长做服务保障的,哪有一起上桌吃饭的道理?

    宋老笑呵呵地说道:“若飞,你就由着小吕自己吧!这么多年他都习惯了。”

    实际上吕主任的级别可不低,只不过他在宋老面前,一直都是一种身边工作人员的低姿态,宋老也习惯了这样的相处模式,从来不强求吕主任做他不适应的事情。

    于是,今天的晚宴最终就他们四个人。

    宋老心情非常好,亲自拿起酒瓶来倒酒。夏若飞和宋芷岚自然也比较放松,唯有宋睿显得十分紧张——他本来就怕宋老,而且今天夏若飞又说要帮他提卓依依的事情,他这心里就更是七上八下的了。

    大家倒上酒之后,宋老端着酒杯微笑着说道:“若飞,你今天能来看望我,我非常开心!现在年纪大了,就特别害怕孤单,可是孩子们又一个个都很忙......”

    宋老这番话,让宋芷岚和宋睿都有些不好意思,宋芷岚连忙说道:“爸!是我们不好......平时忙里忙外,都没能经常过来陪陪您......”

    宋老摆摆手说道:“你们有自己的事业,那是好事。我年纪大了,宋家将来还是要靠你们支撑的!”

    夏若飞笑呵呵地说道:“宋爷爷,您这身子骨还硬朗着呢!您可是宋家的定盘星,是晚辈们的主心骨!”

    宋老哈哈一笑,说道:“不说这些了,我这两年身体还不错,这也都是多亏了若飞你!来!咱们先喝一杯酒吧!”

    “干杯!”

    大家碰了碰杯,然后包括宋老在内,都将杯中酒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当然,他们用的是那种最小的拇指杯,一杯也就一钱左右。

    宋老拿起筷子,说道:“来来来!若飞,尝尝我这边厨师的手艺!吃菜吃菜!”

    大家一边吃晚饭一边聊天,气氛倒是其乐融融,只是宋睿一直都有些心事重重,他主要是在患得患失,不知道夏若飞一会儿会怎么帮他说话,也不知道结果会怎么样。

    宋老吃了一口青菜之后,笑着说道:“若飞,你上次送我的那个玉观音,真的非常不错!以前总感觉这老宅子气场不太好,但自打有了那个玉观音之后,人在家里呆着那就是非常的舒服,是由内而外的身心舒畅!”

    宋老顿了顿,忍不住指了指宋芷岚,笑着说道:“我记得当时芷岚还说这是封建迷信呢!”

    宋芷岚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:“爸!我不是当时就认错了吗?您怎么还揪着不放啊?”

    夏若飞给宋老赠送的玉观音,是作为宋老寿宴的礼物送出来的,当时宋家的晚辈还有一些和宋家亲近的客人都在。

    夏若飞让宋老取一滴血滴到玉观音上认主,宋芷岚还斥责说这是封建迷信。

    结果滴血认主之后,效果立竿见影,当时宋芷岚就折服了。

    宋老哈哈大笑,说道:“芷岚,这还真不是心理作用,包括宅子里的工作人员,感觉都是非常明显的,而且这是潜移默化持续作用的,别的不说,那些工作人员头疼脑热的情况都少了很多!”

    说到这,宋老忍不住对夏若飞竖起了大拇指,说道:“若飞,你这玉观音真的非常好!所以说......有时候咱们不要急着下结论,更不要把我们自己认知外的东西都武断地划归为伪科学、封建迷信之类的!”

    宋芷岚说道:“爸!您都已经批评过我了,我也虚心接受了呀!我还请了风水师给我调整了办公室布局呢!”

    夏若飞闻言不禁哭笑不得,合着宋芷岚把玉观音的显著成效归功于风水了。

    不过他也不会去说破,以宋芷岚的层次,她找来的风水师应该多多少少会有一些真本事,总不会是那种纯江湖骗子,而且风水之说也并非完全就是封建迷信,让真正内行的风水师去勘察一下,调整一下办公室布局,总归也是没坏处的。

    大家聊了一会儿,夏若飞就把话题往宋睿身上引了——他可一直记得这次过来的主要任务,就是帮宋睿当说客的。

    “宋爷爷,小睿年纪也不小了,家里有没有考虑他的个人问题啊?”夏若飞微笑着问道。

    宋睿一听这话,更是紧张得不行了,本来他伸出筷子夹了一块鱼肉,刚刚夹起来,一听夏若飞把话题引到自己身上,忍不住一个哆嗦,那块鱼肉又掉了回去,鱼汤还溅起来不少,他连忙说手忙脚乱地抽出纸巾去擦拭。

    宋老看了看宋睿,苦笑着说道:“若飞,瞧见没?这么大的人了还一直毛毛躁躁的,他要是有你一半优秀,我们这些当长辈的也会省心得多啊!”

    宋睿不禁一阵无语,不就是没夹稳掉了块鱼肉吗?怎么就成了毛毛躁躁了?

    这话夏若飞也不太好接,毕竟宋睿是他好兄弟,所以他也只能保持着有些尴尬的笑容。

    宋芷岚作为宋睿的小姑姑,在宋睿终身大事上倒是比较关心,她直接说道:“若飞,为了小睿的事情,我们这些长辈也是操碎了心啊!最早家里都特别中意田主任的女儿,小姑娘人也漂亮,家世也非常不错,可这小子就是不......”

    “这事儿若飞很清楚,你就不用一再给他加深记忆了......”宋老看了宋芷岚一眼说道。

    最初宋家的确是希望和田慧兰联姻,把宋睿和鹿悠凑成一对儿的,只不过鹿悠根本看不上宋睿,而宋睿也根本不想就被包办婚姻捆绑住,早早失去自由,所以一直都是采用软对抗的方式在逃避。

    后来也是夏若飞帮着宋睿说话,宋老这边拍板,才决定尊重宋睿的意见,毕竟强扭的瓜不甜。

    当然,这在宋家这样的家庭来说,是很罕见的决定了,毕竟大家族子弟的婚姻本身也是一种加强联系的手段,只要对家族有利,哪里会在乎本人是否愿意、是否喜欢?生在这样的家庭,享受了家庭带来的便利和光环,那就要有为家族牺牲幸福的觉悟。

    所以,当时宋家是非常给夏若飞面子的。

    宋老自然也不想宋芷岚旧事重提,毕竟面子都已经给了,现在突然又提起来,搞不好夏若飞还会误会,以为宋家对这事儿心怀芥蒂呢!

    宋芷岚自然也意识到了这一点,于是笑了笑就把话题带过去了,她继续说道:“后来我们又给小睿物色了几个女孩,条件也都是非常不错的!可是这孩子每次都是找各种理由推脱,有的见一面之后就没有下文了,有的干脆连面都不愿意见,我也是拿他没什么办法了!”

    宋睿此刻完全变成了小透明,低着头不敢发出任何声音。

    宋老有些意兴阑珊,摆手说道:“这小子的事情我现在不怎么管了,反正他爸妈自己都不着急!那就先拖着呗!现在的年轻人不是都流行晚结婚吗?”

    宋芷岚说道:“爸!咱们可不能由着小睿的性子来,普通人家的孩子早几年晚几年结婚都无所谓,可是小睿是您的长孙,难道您不想早点儿抱重孙子吗?”

    “我能不想吗?”宋老苦笑道,“这不是小睿这家伙油盐不进吗?现在时代不同了,你总不能给他绑到民政局去和一个他不喜欢的姑娘领证吧?”

    夏若飞在一旁已经搭不上话了,他看着低头装孙子的宋睿,也不禁有些好笑。

    他不过是提了个话头,宋芷岚和宋老就开始滔滔不绝了,可见宋睿的终身大事确实是让他们非常苦恼。

    夏若飞也算是理解了宋睿为什么不敢提他和卓依依的事情了,原来家里已经给他安排了好几个联姻对象,都被他用各种手段耍赖推掉了,如果他再告诉长辈们,他和一个普通人家的女孩谈恋爱了,而且还想要跟对方结婚,恐怕家里会一下子炸锅的。

    夏若飞微笑着说道:“宋爷爷,您也不用太着急,儿孙自有儿孙福,小睿这是缘分还没到,等缘分到了,自然就把孙媳妇给您带回家了!”

    宋芷岚对于夏若飞的观点自然是不认同的——联姻可不讲究缘分不缘分,即便是缘分,那也是家里安排的缘分。不过碍于夏若飞的特殊地位,她也没有出言反驳,只是有些没好气地瞪了坐在她对面的宋睿一眼。

    宋睿的父母都不在京城,而他又在宋芷岚掌舵的家族集团上班,所以宋芷岚自然对这个侄儿的婚姻大事更加上心,奈何这家伙油盐不进,而且还特别奸猾......

    这边,夏若飞继续说道:“宋爷爷,想抱重孙子也不难,小睿晚结婚就晚结婚,您老人家身体健健康康的就好,只要您长命百岁,还怕看不到小睿的孩子?”

    宋老哈哈一笑,说道:“若飞说得有道理,小睿,听到没?我就跟你耗上了!”

    宋睿鼓起勇气,说道:“爷爷,那为了您长命百岁,我也得晚几年结婚了!”

    宋芷岚不禁没好气地说道:“这孩子,说的什么胡话?你早点儿解决终身大事,你爷爷心情就会更好,这样才能长命百岁呢!”

    说完,宋芷岚又转向了宋老,说道:“爸,我最近又给小睿物色了一个挺好的女孩!”

    宋睿闻言不禁叫道:“小姑,我不想相亲啊!您就别瞎张罗了!”

    宋芷岚瞪了宋睿一眼,说道:“小孩子懂什么?这里没有你说话的份儿!”

    宋老笑呵呵地说道:“芷岚,这都第几个了?这小子哪次乖乖听话去跟人家姑娘见面了?我看你还是别忙活了,消停点儿吧!”

    “是啊!是啊!”宋睿也连忙说道。

    宋睿还把求助的目光投向了夏若飞,心里说道:哥们你倒是赶紧说句话啊!你不是来帮我和依依当说客的吗?怎么感觉形势还更加严峻了?

    宋芷岚却不管这么多,她对宋老说道:“爸!这回这个女孩真的很合适!小睿不是不想和那些政治门第联姻吗?我这回找的不是京城这些家族的女孩,这个女孩家里......算是从商的吧!不过情况也是比较特殊的。”

    “哦?怎么个特殊法?”宋老问道。

    说实话,宋老心中是有些不以为然的,商人就算是产业再发达、公司规模再大、资产再多,那也无法和真正掌握权力的家族相比拟的,真要联姻,商人家庭肯定不是首选。

    宋芷岚笑盈盈地说道:“爸!这个姑娘是李成辉最小的女儿。条件那是没话说,哈佛的MBA,今年刚刚毕业就进入九州集团负责一个很大的项目了......”

    夏若飞本来是处于看戏模式的,不过一听到九州集团几个字,忍不住有些好奇地问道:“九州集团,是美国的九州集团吗?”

    宋芷岚意外地看了夏若飞一眼,笑着说道:“若飞也听说过九州集团啊!没错,这姑娘叫李念华,她是李成辉最小的女儿。”

    “李成辉是......”夏若飞有些懵,这个李成辉的名字,已经是宋芷岚第二次提到了,难道是个很牛的人物吗?

    宋老笑呵呵地说道:“若飞,你知道九州集团,却不知道李成辉?李成辉是李义夫先生的侄儿,也是九州集团的核心高管,李义夫老先生如今已经不怎么管九州集团的具体事务了,而李义夫先生无儿无女,他最亲的人应该就是李成辉这个侄儿了,所以李成辉在九州集团拥有很大的话语权,尤其是最近这半年来,他**李义夫先生的呼声是很高的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