影趣阁 > 都市小说 > 傻娘 > 第695章 果然是它

第695章 果然是它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第695章果然是它

    “有啥证据?你快说!”

    丁寻压低嗓音焦急地问。

    “王大旺死的那夜,不是下着暴雨么?”王长昆一脸贼笑。

    “对,是下着暴雨,怎么了?”

    丁寻不明白他这表情是啥意思。

    说个事没必要这么贼眉鼠眼地笑吧?

    “那夜度假村的一名管理打电话告诉我说,度假村好几个地方的监控探头坏了,叫我立刻去维修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知道的,我挣的就是这个钱,度假村的监控设备全是我安装的,我后期得去做维护。”

    “不管刮风下雨必须风雨无阻赶到,何况管理打电话给我的时候相当焦急,一坏好几个。”

    丁寻点点头:“然后呢?”

    “然后我就冒着暴雨开车赶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在度假村见到刘永亮了?”

    “没有,刘永亮晚上不可能会在度假村,但我在度假村外面遇上他了。”

    “在度假村外面遇上他?这啥意思?”丁寻不解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那夜当我修好那几个探头开车从度假村出来的时候,在水牛坪村的一个岔路口看到他的车。”

    “他的车去哪里?”丁寻连忙追问。

    “开向了度假村的方向。”

    “他没有认出你的车来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,我那夜开的是我公司的另一辆车,他不见得认识,况且下着大暴雨,他从哪来这就不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啥意思?”

    “就是说,我不知道他是刚从城里到度假村,还是从你的矿山下来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就算他是从矿山那条路下来,这也很正常,他不是这几个月都带着人在后山寻啥矿吗?”

    “害!那个寻矿只是他的一个幌子,鬼知道他要做啥,就算他是从那儿下来,你不觉得蹊跷吗?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丁寻嘴角微微抽了抽。

    他当然觉得蹊跷!

    不仅刘永亮雨夜出现在度假村门口蹊跷,就连王长昆去度假村维修监控探头,他也觉得蹊跷!

    “大暴雨之夜他不在家安逸地享受,开着车跑去度假村,其中一定有文章!”王长昆愤愤然。

    “就凭这个你如何就能认定是他杀害的王大旺?”

    “丁寻,我说了这么多,难道这还不够吗?他有作案的理由,也有了作案的时间,还要啥?”

    “还要人证,还要有物证!”丁寻镇定道。

    “那......你们之前怀疑赵玉玲他爸,又有啥人证物证?”

    “赵玉玲家有一捆电线,正好和电死王大旺的那截电线一样。并且,赵家那捆电线确实少了一段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王长昆傻了眼。

    本来以为能够控诉刘永亮,但现在看来自己所掌握的证据在警方那儿,完全就微不足道啊。

    “王长昆,我能理解你的心情,但是没有十足的证据你扳不倒刘永亮,因为法律是讲真凭实据的。”

    王长昆苦着脸:“我知道,丁寻,能和你谈这些我已经很知足了,心里好受多了,我相信你,所以我才敢放心和你说。”

    他站起身,像下了很大决心似的,叹了一口气:“我和朱剑已经决定不跟着他刘永亮了!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丁寻疑惑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这个刘永亮曾经最忠实的跟屁虫、帮凶,现在居然这么决绝的和刘永亮决裂?

    “车钥匙留给你,车你随便用多久都成。”

    王长昆转身大步走出酒楼。

    三贵和王四进来,俩人盯着丁寻看了好一会儿。

    丁寻则泰然自若地喝着茶:“你们要坐下一块儿喝吗?”

    “哥,那家伙和你说啥了?”三贵沉不住气。

    “他和我没说啥,是他提供的一些证据别说在陈警官那儿,就在我这儿都过不去。”

    “这小子大概是想来忽悠你。”王四悠悠地说道。

    丁寻轻声笑了。

    王长昆是不是忽悠他,他的心里已经很清楚。

    他相信王长昆和朱剑已经没有胆量、也没有必要来忽悠自己。

    说得飘一点儿,他们没有资本来忽悠他丁寻!

    “走,咱们先回矿山去等消息!”丁寻抓起车钥匙就走。

    回到矿山。

    丁寻第一件事就是直奔赵光印老人的宿舍。

    三贵见他步履匆匆,远远地跟在后面悄悄问王四:“王四哥,你说我哥这是要去干啥呢?”

    “我猜他一定是去赵老头儿的屋里。”

    “啊?那咱们也去!”

    三贵说着拉上王四一起跑。

    王四一把将他的手甩开,拽住他:“三贵,你就别去凑什么热闹了,你哥有事要忙,你去替他看看还在井下的弟兄们。”

    “哦对!那我去了!”三贵是个工作狂,一说到正事儿就来劲儿。

    见三贵跑远,王四摇头笑了。

    他小跑着追上丁寻。

    “四哥,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“你要去赵老头儿的屋里,怎么能少了我?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丁寻冲他一笑,一拳打在他的肩头。

    王四表情冷酷地说道:“小子,你还差点劲儿。”

    “那当然,我要是像四哥一样从小习武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如今开始学也不差呀,你不是练过一阵子跆拳道?”

    “我那是绣花枕头......”

    “别谦虚了,想学以后早点儿起来,到食堂后面的小院儿去我教你打拳。”

    “行啊,还是四哥对我好。”

    丁寻趁机和王四勾肩搭背,从矿工们惊愕的目光中走过去。

    一拐弯,到了去他们管理层宿舍楼的小路。

    丁寻连忙放下搭在王四肩头的手,不好意思地笑道:“四哥,刚才多有冒犯哈!”

    “你小子,演得不错呀,我知道你是为了掩人耳目,不想让人知道你进了赵老头儿的宿舍。”

    “我这不是不想节外生枝嘛。”

    王四朝别的宿舍望了望,放心地关上门:“林庆福不在宿舍。”

    “林大哥可能去矿井那儿去了。”

    林庆福的敬业精神是有目共睹的,只要不下雨,他绝不肯放下工作。

    “我倒觉得他可能进城去警署去了。”王四淡淡地说。

    “林大哥是个明白人,他知道赵老前辈的事儿不是这一时半会儿能查清的,不会这个时候冲动到进城。”

    “可他的宿舍门锁着呢。”

    王四不以为然。

    他们这些人,包括林庆福在内,平时只要在矿区从来不会锁宿舍的门,除非下山去了。

    “锁着?”丁寻也纳闷儿了。

    “他会不会是畏罪潜逃了?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吧?四哥,咱们先看看那捆东西是啥再去找林大哥!”

    丁寻把靠在墙角的那小捆物体搬了到茶几上,王四在一旁冷冷地看着。

    一打开,俩人都倒吸了一口气儿,异口同声道:“果然是它?”